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你是否充当了历史的化妆师?

近些年来,随着新媒体等传播媒介的扩大与信息量的猛增,人们不断接收着纷繁不断的讯息,而读者所关注的焦点,往往大多在于事件背后所反映的道理。新闻的推出,除开陈述事实以备记录之外,其真正的意义自然是存在于它所能产生的启发究竟有多大。由此就不能不提及一个问题,即新闻评论和新闻事实之间的界限如何划分?

众所周知,客观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没有事实和理性的逻辑作为依托,那么新闻无论如何都只能沦为无源之水和无根之木。但我们今日之时代,又处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环境之中,我们每一个人,忙忙碌碌于自己的朝九晚五和圈子之内,对于泥石俱下而林林总总的消息,我们疲惫而倦怠的大脑似乎就很难对来自不同渠道的消息进行有力的梳理和整饬。因之,在面对信息的汪洋大海之时,我们自然如一叶孤舟。这个时候,对于描述新闻的人来说,他们的声音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孤舟。

可惜的是,本应按图索骥地寻觅,发出声音的人,却不可避免地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他们就着同一个事实,高喊着思想自由,欢呼着“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开始了对新闻事实的化妆与打扮。诚然,从新闻事实到新闻评论的过程,是一个不可避免带有个人主观色彩渲染的环节。但我认为,任何的评论,它理当和马克思所强调的“意识”一样,是以客观的载体发出主观的形式,而绝非唯心主义所动辄宣称的“绝对精神”。放在此处,我们难道不应说,新闻评论应当是“意识”,而非“绝对精神”吗?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现下无处不在的所谓新闻评论吧,微信公众号里随处可见的标题党,将作者个人的观感强行凌驾于读者的自我判断之上,用只看标题不见内容的方式,垄断了对事实的评价权。只有当读者点击进去之后,才会惊叹于作者的所谓定论与文章本身相差几何。而高级一些的所谓内容,则故弄玄虚,无所不用其极,用富于大字报的情绪堆砌,来强行对标题的极致描述进行所谓的解释。在阅历丰富的人眼里,这自然是可笑的越抹越黑,只是对大多数行色匆匆的人来说,也许一个错误的认知就这么悄然在心中生根发芽也未可知。

我并非激进的完美主义者,也绝无苛求新闻评论完全正确的意思,我所强调的,是新闻评论就其思想自由立场而言,无论作者有什么样的观点,言者无罪,自当包容。我所反感的,是打着这一旗号,将自身毫无事实逻辑的言论,推出前沿,或以特立独行为标签,或以哗众取宠为目的,或抓住读者某种特定心理,或大肆放大某一个点而不见全局。在这样的所谓评论的左右之下,我们能见到的,只是一篇又一篇带着强烈个人主观目的的“檄文”,不论是非,只见爱憎;不言黑白,只有喜恶。试问,这样的思想自由,最终难道不是阻碍了真正的思想自由吗?

当一个人从小便在这样的所谓思想自由中长大,那么他会形成什么样的三观。当鲁莽愤青肆意强奸“爱国主义”这一高尚名词的时候;当各类特定团体不断相互攻讦而全然不顾事实的时候;当个人立场彻底决定个人见解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一幕幕十分滑稽的丑剧:

当年拿破仑逃离监禁地,突然第二次称帝的时候,巴黎一家报纸的报道历程是这样的:

第一个消息,“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第二个消息,“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

第三个消息,“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

第四个消息,“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第五个消息,“拿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第六个消息,“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冷静下来细细思量,似乎我们也能够理解,毕竟作者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七情六欲,有自己所牵挂的利益纠葛,更有自己的三观所限定的思维方式,因此,要求他们超然于一切羁绊之外,似乎确实是强人所难。但不要忘了,身为一个神圣的新闻工作者,你首先并不是你自己,也不是你的公司或老板,你只是属于事实的,一个不为事实而受制于别的因素的新闻工作者,永远不是一个真正的新闻工作者。

有人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想说的是,新闻工作者们与其哀叹历史的无情,责怪事实真相的匮乏,我们真的不如反求诸己,看看自己是被迫还是自觉地,充当了装扮历史的化妆师。

文/黄焕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